流声

「莫名其妙的复合型蠢才」
手帐 追星 搞cp
学习和你

「哨向paro」「やぶひか」送给今晚最幸福的28岁。

光君28岁生贺。


初次见面。

这里是一位ooc种子选手,大概有4年没碰过三次元cp了。这两个人的甜度和可爱以我的水平是写不出来了。


△小学生文笔&ooc注意。

△分了三次写,可能逻辑和剧情都连不上了,可能文风也差的有点远,dbq。


0.

八乙女光第一次见到薮宏太的时候,他的精神体从他的精神图景中跑了出来,在薮的脚边打转。

“呜哇——”八乙女吓得往后躲,毕竟他的精神体是只猫。

薮把他的猫抱起来摸了摸,问他:“这是八乙女さん的精神体吗?”

“真可爱。”

“它叫什么?”

“猫。”

“诶?”


1.

薮宏太是一位不太寻常的哨兵。

并不是说他特别废柴,相反,薮宏太是世间少有的黑暗哨兵。

冷静的头脑、比其他人更为敏锐的五感、强大的团队整合能力,使薮成为了完成S级任务时不可或缺的存在。

八乙女光也觉得自己的哨兵不太寻常——

至少他还没有见过第二位能像薮一样徒手炒肉的哨兵。


2.

八乙女光也不是个普通向导。

因为总是能最先感知到周围哨兵的精神图景的波动,所以八乙女被安排在了引导刚分化的哨兵和向导的部门。

他尤其受刚分化成哨兵的小朋友们的欢迎——谁能拒绝八乙女老师和八乙女老师的小饼干呢?没有。

薮宏太每天都觉得自己的向导是个天使。还有比八乙女光更可爱的人吗?没有。

今天薮宏太的同事们又被塞了满嘴的狗粮。


3.

对八乙女光来说,他和薮的第一次见面非常尴尬。

先是自己怕自己的精神体的秘密被发现了——八乙女本以为这个秘密到死都不会被发现,直到薮出现在他的面前。

然后是吃饭点单的时候不小心点了一道薮不爱吃的番茄料理。

其实八乙女那天并没有什么胃口,那段时间高强度的任务让他从精神到身体都很疲惫,看着桌上精致的菜式他甚至有点反胃。

好想吃拉面啊。

但是良好的家教不允许八乙女光在餐桌上失礼,于是他端起碗小口小口地往嘴里送白饭。

两人都没有食不言的习惯,饭桌上的交谈还算愉快。看着薮吃得很开心的样子,八乙女光感觉自己的胃口好像也没这么差了。


4.

薮宏太第一次和八乙女光见面,就知道了八乙女光的小秘密——怕猫。

但是这人一举一动都那么像只猫。

躲着自己的精神体的样子。

发现自己不爱吃番茄之后不知所措地摸着鬓角的样子。

食量很小,但是看着自己吃的很开心的样子也会多吃两口。


5.

薮宏太信奉一见钟情。

所以在和八乙女光第一次见面之后,他单方面宣布自己恋爱了。

八乙女光也信奉一见钟情。

但他对恋爱步骤有着谜一样的执着,坚守着自己的“一星期定理”——从相遇到堕入情网至少要一星期。

虽然在塔里的其他人看来,他们第二次见面之后就像和老夫老妻没什么两样。

汪。


6.

八乙女光的“一星期定理”还有另外一部分——认识一周后再要联系方式。

想象总是很美好的。

事实上他们第二次见面已经是一个月后了。

没办法,当代优秀青年总是要忙一点。

八乙女偶然在电梯里碰到了薮宏太,踌躇了一下还是决定邀请他去吃顿饭,顺便要个联系方式:“薮さん,今晚有空吗?一起吃顿饭?”

薮答应了。

但是,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饭没吃成,八乙女老师去收拾小哨兵们的烂摊子了。


7.

忙完的八乙女老师有点难过。

但是看到薮宏太提着小蛋糕在办公室门口等他,八乙女老师又不难过了。

约饭最后变成了薮宏太看着八乙女光吃小蛋糕。

如果这个小蛋糕不是猫形的就更好了。

八乙女光差点打消了问薮要联系方式的念头。


8.

最后主动迈出这一步的是我们的当代优秀哨兵薮宏太同志。

“八乙女さん,我们还没有交换联系方式呢。”吃东西的样子真的好可爱哦。

“啊!薮さん对不起……”有点懊恼的样子也好可爱哦。

摆弄着通讯器的手指真的好好看啊。

这个侧脸简直太好看了吧……

——您的好友【无脑光吹薮宏太】已上线


9.

两人有了第一次见面,就有了第二、第三次。

毕竟谁能拒绝八乙女老师和八乙女老师的小饼干呢?没有。连黑暗哨兵薮宏太也不例外。

其实薮宏太小朋友最喜欢的是八乙女老师害羞的样子。


10.

但是薮宏太小朋友还没来得及多逗几次八乙女老师,他就要出任务了。

苍天啊,这座塔是多么的不解风情,竟然打断当代优秀哨兵的追爱之路。


11.

和平年代,哨兵们本就任务不重,就算是需要薮宏太这样的黑暗哨兵执行的任务也没有耗费特别多时间。

当代优秀哨兵薮宏太又迅速地回到了八乙女老师的身边。

并且找好了把忙的不行的八乙女老师顺利约出来的借口——

“我的精神力好像有点不稳定,能请八乙女さん帮我梳理一下吗?”


12.

八乙女光吓了一跳。

精神力不稳定对于一个哨兵、特别是黑暗哨兵来说,是极其危险的——且不论这位强大的黑暗哨兵在出了个和平年代的简单任务之后精神力不稳定了这个漏洞百出的命题。

八乙女老师,一位优秀的满怀使命感的向导,是不会允许自己对一个精神力不稳定的哨兵放任不管的,更何况这个哨兵是笑起来这么好看的薮宏太呢?


13.

薮宏太,计划通。


14.

薮宏太的精神体是一只狼,叫什么好呢,就叫宏ちゃん吧。

虽然有点傻还黏人,但宏ちゃん的确是只货真价实的狼,并不是什么二哈。

为了不让周围的人感到压力,薮平时不会外放自己的精神力,精神壁垒也放得很高,所以宏ちゃん很少出现在八乙女面前。

而现在,薮一把精神壁垒放低一点,宏ちゃん就从精神图景里冲出来扑到了八乙女身上。

八乙女下意识地接住了这只大狼。


15.

“它叫宏ちゃん。”

什么嘛……居然给自己的精神体取自己的名字……

“宏ちゃん,先让我起来,我帮薮さん梳理完再和你玩。”

“诶,我也想和八乙女さん玩。”

“薮さん别闹。”///


16.

和平年代,任务还是有的。

精神力不稳定,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第三次的。

第二次梳理的时候,薮宏太取得了叫“ひかる”的特权。

第三次梳理的时候,薮宏太真诚邀请八乙女到他家做客。

第五次梳理的时候,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17.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by被薮宏太骚扰了整整半年的可怜同事


18.

薮宏太和八乙女光去登记了。

登记之前要先做基因配对。

“光,我们绝对是100%的匹配度!”薮揽着八乙女的肩,笑眯眯地问。

“薮你好烦啊。”八乙女不想理这个幼稚鬼。

是个哨兵或者向导都知道,近年来匹配度能达到75%的都已经很少了,而匹配度高达100%的更是从来没有过。


19.

配对结果出来了。

薮宏太有点失望。

“98%啊……光,还差一点。”


20.

先不管薮宏太这个幼稚鬼。

整座塔都震惊了。

因为在这之前没有人相信他们会是“天生一对”。

在塔里的其他人眼里,薮是理智型的人,说话条理清晰。而八乙女光呢,说话总是天马行空,是个非常感性的人。

而吃了半年狗粮的薮宏太的同事们表示:噫,果然。


21.

同居之后,八乙女光才知道原来黑暗哨兵也并不是什么都会的。

薮宏太这个哨兵,不会做饭,不记得吃饭,经常丢三落四,坐在椅子上也会掉下来。

最可怕的是冰箱里只有一瓶酱油。


22.

并不是猫奴,但薮宏太觉得自己养了两只猫。

一只是八乙女光的精神体猫,一只是八乙女光本人ひかにゃん。

只是这两只猫相处得并不融洽。

或许说是八乙女光单方面的不融洽。

也许是因为喜欢薮,平时都会乖乖呆在八乙女的精神图景里的猫在家的时候一刻也不愿意回到精神图景里。

两只猫没凑在一块的时候世界和平,一旦猫表现出一点点想要和八乙女争宠的样子,薮家就会爆发大规模局部战争。

不是八乙女光vs猫,而是八乙女光vs薮宏太。

通常以薮把猫抱去和宏ちゃん玩然后回来抱着八乙女亲亲结束。


23.

即使自己的精神体是只文静的苏格兰折耳,即使清晰地知道猫并不会粘着他,八乙女光还是不愿意和自己的精神体靠得太近。

起码当自己窝在薮的怀里的时候,猫不能在薮的脚边趴着。


24.

宏ちゃん很黏人,不仅黏薮宏太,还黏八乙女光。

但薮觉得最近宏ちゃん没这么喜欢自己了。

突出表现是在八乙女做饭的时候守在厨房门口不让自己进去。


25.

八乙女光怕打针。

这是薮宏太带他去年度体检的时候发现的。

是薮先去扎的针。

八乙女紧张地看着薮卷起袖子,看到针头要扎进薮的手臂的时候不自然地别过了头。

薮打完针,左边的手臂弯曲着夹着棉签,右手抬起来安抚般捏了捏八乙女的后颈。但因为不是惯用手,显得有些别扭。

八乙女更紧张了。

薮看他坐在那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伸出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我们八乙女老师怎么比小朋友还胆小呀?”

“薮你好烦啊!”


26.

不用出任务的时候,薮宏太都会去接八乙女光下班。

对小朋友们来说,这个经常在下课前几分钟出现在窗边的哨兵有点奇怪。

上课没在听课的小哨兵裕翔偷瞄他,下课之后就和同桌知念说那个哨兵长得好凶啊。

放学之后经常在八乙女老师的办公室里等家长的小哨兵知念吃吃地笑了。

“哪有,明明就是个大叔。”

笑眯眯地向八乙女老师讨吻的样子说是变态也不为过。

一点也不照顾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


27.

“你们在说什么?”八乙女老师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把两个凑在一起说小话的小哨兵吓了一跳。

“没有没有我们什么也没说!”“八乙女老师,外面那个哨兵是谁啊?”

知念恨铁不成钢地捏了一下裕翔,心想真是一点默契也没有,又要第10次听八乙女老师吹外面那个大叔了。

“裕翔知道黑暗哨兵吧,我们上课讲过的。外面那个哨兵就是一个黑暗哨兵,你可以叫他薮君。”

“别看他长得这么凶其实人很温柔的。”

“但是很幼稚。”by看了无数次薮宏太耍赖的知念

“他很厉害,之前那次大营救也是他带的队。”

“仅限出任务的时候。”by看到薮宏太从包里掏出遥控器的知念

光在里面和两个小屁孩说什么呢说这么久?by等到饿了的薮宏太


28.

晚归的薮宏太打开家门。

客厅昏黄的灯光,掉在地上的毛毯,趴在八乙女光肚子上的猫。

宏ちゃん走过去舔了舔睡着的八乙女的脸。

八乙女揉揉眼睛坐了起来。

肉肉的脸颊,水汪汪的大眼睛,上目线。

“我回来了,光。”

“欢迎回家,薮。”


评论(2)

热度(22)